偷聽咖啡館說話的新書封面     

       



         新書上市了,在我還在上海拍戲的十一月底,沒來得及讓我跟那個蟄伏心中安養許久的「它」打聲招呼,就端端地讓出版社擺在書店和網路的平台上,招呼來來往往的有緣人。


        不知是不是純屬個人的怪癖,打從接觸戲劇開始,許多看似平凡的生活流程,我總會用自己的方式,進行某種程度的儀式性宣告,或許對天,或許對自己。

        簡單說,祭天祈福,總可以讓人感覺安心!

        一本書的誕生,比母親懷胎十月還不容易,我老早拋棄了大部分小孩喜歡演天才的虛榮僻性,那日中央大學演講,學生問我才氣哪來?是否天生俱有?不知曾幾何時只要說到天才,我就只會想到音樂神童莫札特,他的音樂渾然天成,硬生生就是在那小手都還沒長好的時期,把音樂從四次元的世界裡給鑷了出來,如斯自然動人,毫無造作之感。

        我沒覺得自己做啥事容易了。寫本書更難,這本書其實是舊稿整理,倒是書裡的每一幅插畫是去年暑假的即興之作。哪來的興致已經說不上了,或許是延續著前年年底設計花漵時尚餐廳的餘韻,手裡的彩筆和童年美術實驗班的記憶突然間接了軌,然後便朗朗湧出一堆詭異的圖騰。


 

         小時候我愛畫漫畫,還有無意識的塗鴉,但最怕的是水彩,我總是水不水,彩不彩地把整張圖畫紙毀了再來。

         那一張白紙和水彩搭配起來的組合,總是讓我莫名恐慌,長大以後仔細想想,原來我害怕的是水彩很難重來和修改的特性,那像極了很多人對生命的不確定感和沒有把握,我以前老說自己喜歡畫油畫,再想想,原來是因為油畫可以一筆一筆重來,而且在色彩的堆砌中還有諸多意想不到的奇蹟與想像,過程中可以多點貪心,少點擔心。

        但這回,我拿起畫筆,用的卻是我最害怕的水彩鋪底,一層水、一層彩,然後等候著讓水和著彩慢慢陰乾,偶有令人驚喜的水漬彩紋,那也全然跟我不相干,我覺得自己不像個畫者,反而是個拿著畫筆的貪玩觀眾,端端地一筆一筆逗弄著台上演出的顏料,然後盡情地欣賞著水暈彩的千變萬化。


        這是小時候從沒有過的經驗,依稀覺得或許自己如今的生命流轉,已經多了點對人事無常的理解與靜待好戲的耐性了。

昨晚又踅到生祥的瓦瑤坑和昭華喝酒聊天,昭華說上次碰面是七夕,今天是冬至,我們的會面總有特殊的日子相陪,我喜歡這樣美麗的巧合,人活著就應該朝著美麗的事情去刻意附會一番的,沒有遠古詩人逢月吟誦,附會美景,哪裡流傳那麼多好詩好句給我們後世品味懷思。

        
        所以我喜歡昭華的提醒,她刻意買了一包芝麻湯圓,權當應景,不過後來倒是紅酒戰勝了湯圓,到了清晨四點,誰也沒想要起身把湯圓下鍋,不過,在我看來就是都好都好,這丁點兒記憶還是朝著大腦裡屬於美的區域,刻了一筆。

昨晚的話題,兜著我自己些些轉變,說的也是生命無常的觀照態度,昭華引著她的方圓規矩,挑戰著我的遊戲觀,反問我「破」與「立」的生命態度,我頓時傻眼,因為我壓根兒沒想過這些事,我驀地想到自己的多元,原來就是某種「破」的持續,而且玩得上癮。

        寫書寫了八本了,然後,每一本似乎都在無情地推翻著昨天的自己。

        哈…怎麼就沒想過立呢?

        生祥說要做自己心裡的最想做的事,音樂沒有妥協。

        我笑了笑,只好老話一句,我用創作來尋找自己,有一天,或許我不再創作了,就表示我找到了真正的自己…。

        看著昭華還有生祥,我是很欽羨的,他們對自己的篤定讓人安心,或許我真的太貪玩,太戀倦人世間的奇情變化,所以總覺得「自在來去」、「無所沾黏」才是生命的絕佳況味,最近幾年音樂圈裡老聽說「態度」,強調凡事要有個「態度」,音樂也要有個態度,當藝術家要有態度、當藝人也要有態度,於是我思酌了很久,那我的態度是什麼呢?

        坦白講,我原先很沮喪地以為我自己其實是沒有態度的,我總覺得自己活在一個千變萬化的繽紛世界裡,說什麼態度都是騙人的嘛!我剛說過,我討厭過度的沾染黏稠,一件事說死了不就真死了嗎?

        哈,不過,昨晚這麼一聊,早上再想一想,我倒挺樂的了,原來我早就有個態度了,這態度就是「自由地玩耍」。

        所以我寫詩、作畫、搞劇場、當演員、作模特兒、寫歌、談鋼琴、拍電影、弄活動、寫時尚專欄、辦展覽、主持節目…說穿了就是喜歡來去自在,原來,我什麼都不是!

        哈,怎麼,兜了一圈,竟然還是回到了同樣的結論,所以「偷聽咖啡館說話」,最想聽見的還是我自己心裡的那些好玩的聲音,這本書,獻給所有跟我一樣對生命好奇、然後很混沌並渴望自由來去的朋友們!

        不知怎地,我突然想到「風」這個玩意兒…。






這是我自己很滿意的一張作品,

有我小時候素寫與漫畫的底子,

嘻嘻 後來被選為書的封面,

可見不是我自己自戀的一廂情願,哈哈那鼻子像自己。






觀音山是我作夢用腳都會畫的題目,

小時候在美術實驗班裡趕作業,

訓練出來的一身本事,

就是在家裡一個晚上可以連續畫出五張寫生,

讓老師以為我們天天認真臨摹大自然,不過後來想想,

也許老師心知肚明,因為她可能也是這樣長大的,哈。


 

 

 

 


 

這是米倉咖啡館,

我在這裡聽見學生最驚爆的「性」「愛」關係與態度,

於是把孟克的「吶喊」給畫了進來。






水鯤是我剛退伍時對設計師開的咖啡廳最鮮明的記憶,

早期在中正紀念堂邊的那家舊店,

有個令人尷尬死的櫥窗高台座位,

只要一坐上去就非得演出,

因為沒有一個走進店裡不會看見你,

這個設計師很逗,

留著妹妹頭,他太太卻很可親,

我懷念那時的紅燒魚套餐,特別好吃,

而新水鯤讓我聽見了關於情婦故事的存在,

這是我自己很私人的比擬,

呵呵,所以我畫了情婦的最引人遐思的部位。





現在的洋蔥,過去的老房子是我自己青澀愛情的記憶,

昔日情人老早嫁到異地當媽去了,

那個鞦韆,過去讓我們兩個大塊頭蹂躪得不輕,

所以畫下來,全是自己的秘密,跟別人不相干。







這幅畫是我第一次享受到水彩的迷人之處,

兩三筆,把自己想表達的心思全表露了,

那時不得不自戀地稱讚自己,

哇!原來我也會畫水彩啊!哈哈哈。


新書網路購買資訊:
 http://www.kingstone.com.tw/Event/0711_acafelisen/cafelisen.asp
    金石堂贈品活動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86864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www.eslitebooks.com/Program/Object/BookCN.aspx?PageNo=&PROD_ID=2680302118009   誠品書店
http://www.readingtimes.com.tw/ReadingTimes/ProductPage.aspx?gp=productdetail&cid=rtyl(SellItems)&id=YL0508   時報悅讀網




 

yungchi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maggie
  • 我有買這本書喔!<br />
    真的很好看<br />
    也讓我想起了<br />
    我之前去咖啡館內的角色<br />
    應該是聒噪的那位吧!
  • 二姑娘
  • 這本書<br />
    <br />
    我正在看~~~~~~~<br />
    <br />
    我可以連結這篇文章嗎~~~~
  • 志宏
  • 永智,好久不見了!<br />
    近來可好!<br />
    我會支持你的新書的喔~<br />
  • miranda0319
  • 想買這書也只能回台灣找找了,我這兒肯定沒得買:(<br />
    看了永智寫的簡介覺得挺有意思的,在咖啡館裡我也是扮演著聽人家講故事的角色,形形色色的<br />
    人,各式各樣的故事…..這算偷聽嗎?<br />
  • JJ
  • 調飲料.切水果.送餐點.收杯盤...人們所有的私密耳語在之中不<br />
    斷放送~~~請問.兩位點些什麼!?.....嗯.好.謝謝!
  • 蔓兮
  • 晚飯後 順帶了杯紅酒進書房<br />
    一不小心 竟灑了些在便籤上<br />
    沒想到陰乾后圖案很奇妙<br />
    不但有深淺不一的酒紅色彩還有淡淡的酒香<br />
    這讓我一下子就想起你這篇博文中所配的插畫<br />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