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容易盼的好天氣,黃昏到後山踅了一圈,

我們那兒有座通天的乾陽宮,

名字取得毫不遮掩,就叫「天元宮」,

台灣這兒喜歡講磁場和感應,從這個角度看,那兒的能量不可言喻,

奇妙莫名,我帶了相機,原本想拍幾張三月的初櫻俏麗,

沒想到被一棵禿光了的樹給吸引了全部的目光,

仰頭看天自看不到了櫻花兒的羞赧欲出,

還好,這三月才剛醒,賞櫻不急!

倒是低頭的剎那,看那一片氤氳晚霞,襯在宮燈後,

竟驀地讓我想起了納蘭的詩:

「彤霞久絕飛瓊字,人在誰邊,人在誰邊」,


這一問,可把我自己給問啞了…呵呵





我喜歡這張有舞蹈感的地磚線條,初晃的時候天光還挺亮




 

 


 


硬拍的三月初櫻,手太抖了,但意思到了,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ngchih 的頭像
yungchih

阿波羅與戴奧尼索斯的紅酒約會

yungchi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