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20

 

 

為什麼會有大稻埕?

傍著大稻埕的那條河,看見了沒有?
那是一條能量聚合的流,訊息的流。

這幾年,這條河攜帶的能量訊息甦醒。開始以各種多元的樣貌舞躍顯化。

1960年之後,世界進入「後現代主義」的美學時期,古今中外,各自表述、異質對話的拼貼藝術林立。然而回想,「拼貼」為什麼成立?挾1916年發展出短短八年的達達主義,所顛覆出來的衝撞,那是一種過渡;那時打破的不僅僅是一種語言符號論述上的慣性邏輯與審美標準,還有一種提醒,提醒那些既有的物質秩序已不堪承載那巨大的宇宙訊息。

1952年約翰凱吉寫出了4分33秒的無聲音樂作品,震撼了整個現代音樂界。有人激賞,有人謾罵,有人瘋狂扔鞋子扔雞蛋。然後呢?他依然無聲地屹立在人類的文明發展的記載中。
有人問,無聲,為什麼可以是一個音樂作品?
但,我們可不可以反過來問問,音樂作品是為了什麼而存在著的?

一個大時代所立體化岀來的代表性符號,因為各種信息的交互作用,很難確保哪一個符碼才會雀屏中選,脫穎而出;運氣、操作、還有更多更多的天然肇因與人為因素都有可能創造這樣的可能性,但不應該有誰可以跳出來說,他所還原的歷史真相是絕對的正確,如果這個人讀過一點點量子物理學,就會知道,這個量子勢是多麼地不可捉摸和測不準(海森堡的測不準原理)。

宇宙的一切都是一個勢,而文明中的一切衝突都是在打破和建立秩序的狀態中發生。

回到關懷的原點,檢視一下我們的觀察座標究竟是設在哪裡?

從近年來大賣的音樂劇「四月望雨」、「渭水春風」到電視劇「歌謠風華」,到現在的電影「大稻埕」。從票房上的反應都看見了人「心」的需求,關於這段台灣歷史,這些英雄符號,這些風華年代的彷彿記憶,都正被21世紀的台灣人所需求。

我一直都很讚嘆這些前導性的藝術創作者是那麼地擁有原生的激情與浪漫,那無關乎什麼革命性的台灣本土意識或政治立場,那就是一種夢,一種孺慕,一種嚮往,一種嘗試,一種實驗,一種突破,一種勇敢。

這幾天我看過一篇文章,以反諷的方式寫了拍攝大稻埕需要勇氣。
我卻要說,的確,任何一個跨時代、跨思維、跨審美界線的創作者都需要很大很大的勇氣。

我相信那些走在先鋒前衛的藝術家們一定都知道我所指涉的是什麼?

事實上,我很羨慕天倫和丹青,這一部嘔心瀝血的電影賀歲作品,震動了各界這麼多極化的討論,我想除了瑪麗娜這樣的行動藝術家,那是當代任何一個前衛藝術創作者都享受不到的待遇,大部分的前衛藝術家所面對的都是那小貓兩三隻的觀眾以及他們的冷漠與無感,更別說有這麼巨大的批判能量了。

不過,天倫的膽子真的太大,企圖要把史詩和娛樂搞笑用一部電影結合起來,因為這一步的跨距實在太大,所以只能使勁猛衝,但不這麼一衝,又怎麼知道可不可以呢?回想1907年的未來主義劇場、然後達達主義劇場,那為了反對而反對的橫衝直撞,要不是那時的衝動,哪裡來之後的現代藝術和後現代藝術思潮?

我記得十幾年前,在北藝大念書時,小學弟丸子帶領的白雪綜藝團,也是懷帶著這個旺盛的衝撞力,去打破劇場與俗文化的藩籬的。那反而是一種典型文青對體制不以為然的叛逆風骨,他們想的是神聖的劇場舞台上,為什麼不能只包裹單純的歡笑和淚水就好,於是他們參考日本寶塚歌舞團,取材台灣早期的秀場舞台,加上反串的噱頭,發展出來了一套完全屬於他們獨特的舞台美學,而那些素材有許多也正是豬哥亮餐廳秀鼎盛的台灣綜藝時期所慣用的手法。

拉回電影大稻埕,我只想問,有沒有人在這些扞格中,看見了對台灣商業美學上的衝撞沒有?

當你看見豬哥亮那早已深入人心,代表著常民本土的典型符號,拼貼了一個大學歷史教授的身份,看見一個時代英雄蔣渭水拼貼著唱著林強向前行的藝旦阿蕊時,有沒有人看見這些精采卻又荒謬的異質拼貼後所延展出的後現代美學對話,在那些斷裂的歷史符碼,透過創作者意圖合理化的過程,加上數位技術而創造出一種略帶違和的尖銳美感,還有那可能讓你根本無法推斷下一步是什麼的日本動漫邏輯以及秀場綜藝舞台的過場語彙,有沒有人看見自己的眼花撩亂,其實就是我們真正的生活。

我覺得,大稻埕雖無心,但卻對了習於化約典型二元的兩造觀眾下出一道戰帖,一頭是來看史詩記錄的嚴肅族群,一頭是來純看搞笑的族群。

但有趣的是,這部電影,都給你,也都不給你。

它最後給我們的,反而是一種反省,一種對照,一種對自己身處這個大時代的集體挫敗,一種可能開始天倫都沒想到的在意識型態上的拉扯與眾聲喧嘩。
在這部電影裡,笑聲、淚水、甚至本土自覺等等所謂愛台灣的意識型態都變成了一種附屬的產物。那些典型在各色電影中被處理的題材都變成了一道道空泛的符號,它們遊走在每一個觀眾的量子場裡,究竟這一量子勢會顯化出什麼最後的結果,在走出電影院之前, 誰都沒有把握。

快開學了,看大稻埕是我給孩子們的寒假功課,我自己先寫下一篇觀後心得報告,一則開學後我要和學生們好好討論,一則我希望告訴大稻埕所有的創作夥伴們,你們是宇宙揀選而來傳遞某種宇宙信息的天行使者,傍著大稻埕的那條河,
那是一條能量聚合的流,訊息的流。沒有人可以傷得了誰,那些攻擊性的語言所挾帶的有時候只是對一個新時代來臨的恐懼,對一個新秩序的陌生而已,這個作品會給很多人一種洗滌,一種挑戰,一種衝撞,一種反省,一種對這個幻化世界的重新理解,包含我還有我的學生,我們都還在學習!

放心,接下來還有更多的場會發出他們的「聲音」,但都是因為要與「大稻埕」這能量聚集的訊息場產生共振,那都是他們的事;而你們,早已完成你們完美的宇宙任務了!

Love you al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ngchih 的頭像
yungchih

阿波羅與戴奧尼索斯的紅酒約會

yungchi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Sylvie
  • 永智老師的文字總是如此感性與知性,學院派的理論又能寓於日常生活中,真令人激賞!
  • jack
  • 謝謝淑華老師的誇讚,還望不吝指導~~永智
  • 蓉
  • 永智,這幾天我正在看含笑食堂。 想要告訴你,你演得很好。
    祝福你。
  •  永智
  • 謝謝啊 含笑真的拍得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