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臉書以後,這塊園子便少來耕耘,荒蕪甚久,但時有空了,還是會回來巡一巡,拔拔野草。

 

2012年,到了南台灣東方專任教書,成天除了跟學生們打鬧相互取暖外,也同時很認真地學習著體制內的各種詭異現象和邏輯。

戲,還繼續拍著,活動減少了,人顯得更低調。去年出了療癒音樂的唱片,跑完宣傳期後就再也撥不出時間來跑什麼額外行程,

接著開始償還欠了劇場十年的債,8個月連續做了三檔舞台劇公開發表完。

 

 春生冬死  

 

然後,最近突然覺得有些累了。

這個暑假把自己丟回淡水的山上,什麼也不管地,開始沈澱、反省,重新理一理自己人生的步調。

臉書上人來人往,太鬧騰了,有時候覺得反而不知要說些什麼才好。突然,便想起了這個慢慢的格子。

來這兒瞎晃的人想必是少了,荒煙漫草,但日子,卻也能越來越安靜。

 

這一年,身邊的親朋好友相繼生病過世,去年底阿嬤走了,然後良露生病過世,前陣子一起拍含笑食堂的小妹妹「小白兔」也因為不敵憂鬱症纏鬥太久,而選擇了離開這個紅塵世界。

人世間,真真諸行無常啊!

 

今晨,將醒未醒之間,才悟得人生一切苦痛原都來自那個戒不掉的「癮頭」。

世間紅男綠女,不論上了什麼癮,都是痛苦的。是不?人生本就是充斥著貪、嗔、癡、慢、疑五毒,你說,哪一個人不是天天都在吸毒呢?

要誰戒,又談何容易呢?

 

有些人過得了一關,然後又得繼續接受下一個關卡的考驗,一重又一重,總是要人們看清了那四句偈,「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後,方才告休。

什麼都是一樣的,無論選擇出世還是入世,那飲鴆五毒的慣性,其實都一樣的,這就是輪迴,那一句鏗鏘:「輪迴是苦」於是響震八方。

 

回到自己最最最最最的原點,謙卑地開始懺悔,面對自己逐漸老去的事實,暫拋那些煩擾的人間瑣事,

前幾天讀完了一位日本人研究阿德勒心裡學的筆記,他以哲學家和學生問答的方式來闡述人生之苦。這本書叫做「被人討厭的勇氣」

好狠的書名,想想大家都正在吸著被人寵愛、認同以及關注的毒呢!這一句話打下來可要戳破多少人自欺欺人的脆弱內心。

誰願意、誰敢、誰想被人討厭呢?

但事實是,你不論怎麼做,都有人討厭你。

所以,坊間許多正面思考,吸引力法則等等新心靈的書籍與課程,都在教會大家隱惡揚善,避重就輕,專心培養自我感覺良好的本事,以一種徹底自我催眠的方式活下去。

這是不是毒?

當然是。

上了這個癮之後,日子就像是吃了嗎啡一樣,一痛便用上一劑,心裡總想,一切等不痛了再說吧!

然後呢然後呢?然後繼續吸毒…但毒解不解得了苦呢?我想答案大家都懂,也無須我多做贅述。

 

那天,好友來家裡看我,他說:「直視痛苦」。

我當下被震懾了。

不是嗎?痛苦與快樂都是並存的。

我們都願意看見快樂卻不願意看見痛苦。

殊不知,這其實是一體兩面,我們究竟是用什麼樣的標準來區隔痛苦與快樂?有趣的是,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邏輯和判斷,誰也沒有辦法去揣測誰的痛苦。

接受快樂的同時也接受痛苦吧,然後把那一條快樂是好,痛苦是不好的線抽開,我們都在經歷著生老病死,

眼看著宇宙萬物的成住壞空,那是量子世界的蜷藏與綻放,我們都是一體的能量,何須因一時的湧動消長,而懊惱不捨呢?

我一直喜歡看浪,原來,浪來浪去就是人生,就是宇宙的真理。

 

浪來浪去

 

於是,我謙卑地更臣服於釋迦牟尼佛的洞見…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身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

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

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羅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

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即說咒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娑婆訶。(心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ngchih 的頭像
yungchih

阿波羅與戴奧尼索斯的紅酒約會

yungchi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